®bwin官网_bwin官网手机版_bwin必赢亚洲官网【首页】 bwin官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记忆深处有颜色乐文下载 记忆深处有颜色格格党 记忆深处有颜
推荐理由 记忆深处有颜色是一部由苏鎏最新创作的网文小说,《记忆深处有颜色》是一部言情类最新力作。小说中人物包括颜色,霍正希等,非常适合午后休闲时光阅读。...
  • 小说大小:26.1 MB
  • 小说作者:苏鎏
  • 小说主角:颜色,霍正希
  • 小说状态:连载中
  • 小说字数:195万+
  • 更新时间:2017-08-21
8.5
0
0

推荐理由

记忆深处有颜色是一部由苏鎏最新创作的网文小说,《记忆深处有颜色》是一部言情类最新力作。小说中人物包括颜色,霍正希等,非常适合午后休闲时光阅读。

《记忆深处有颜色》小说信息

书名:记忆深处有颜色

作者:苏鎏

类型:都市情缘

状态:连载中

温馨提示

为了顺利使知识要素进入市场,符合国家版权法律制度规定,建议大家到正版小说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
为了保护作者利益,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下载、网盘云盘等资源,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网站对作品的一些见解,仅供大家参考,如果想在线阅读请自行网络中搜索小说名字即可。

想看同类小说可以下载小说app后在搜索栏输入“小说名字”即可找到资源。

安卓手机用户阅读地址:点击下载阅读

苹果手机用户阅读地址:点击下载阅读

 

《记忆深处有颜色》小说文案

新人歌手颜色挤破头,参加了一档人气超高的歌唱竞技类节目,结果碰到了当年留学时被她勾引又抛弃的那个男人。

好死不死,这男人是这档节目的——总导演。

夭寿啊,果然出来混就没有不要还的!

某场比赛公布完排名顺序后,颜色被霍大导演堵在了广电大楼某个女厕所门口。

霍:你觉得我是那种让人随便甩的人吗?

颜:要不让你骂一顿?

霍:不,君子动手不动口。

颜:……

霍:我不是要打你。

颜:你还不如打我呢。

《记忆深处有颜色》片段阅读

晚上八点,曼宁酒店包厢内。

酒过三巡,在座的几位都有了几分醉意。

尚靳被灌了不少,话有点多。他指指霍正希:“就你最精,喝得最少。”

霍正希脸色正常,灯光下白得反光,一点儿也不像喝了酒的样子。他夹了

一筷子菜到尚靳碗里:“你吃点,别总喝酒。”

“还会关心人,你这朋友够义气。”

说着手在底下掐了一把旁边冯璐的大腿,对方心领神会,起身走到霍正希

旁边,给他劝酒。

“这杯您一定要喝。上次是我不懂事,您大人不计小人过,还能给我机

会,我真的特别感激您霍导。”

霍正希没接杯子,冲她笑笑:“好好唱,争取进总决赛。”

“一定会的。”

冯璐作势要靠他身上,霍正希不动声色往旁边移了移,冯璐扑了个空,差

点摔倒。她一手支着台面,另一只手里握着酒杯。满满的酒从里面洒出来不

少,弄湿了她的手和裙子。

霍正希体贴地问:“要不要去处理一下?”

冯璐只能放下杯子去洗手间。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都不说话。

霍正希的便宜是这么好占的吗?这个冯璐还是没有学乖。

饭局一直持续到近十点才散。除了霍正希外,其他人连走路都困难。他叫

了酒店经理过来,让他处理,自己披了外套往外走。

酒店外头早就停了辆车,一见他出来车灯亮起,打了双跳。

霍正希就走过去开门上车。

他靠在后排椅子里揉眉心,就听前头司机道:“二少爷,大少爷让您回家

一趟。”

“嗯。”

他应了一声不再说话,闭眼假寐。

车子很快开到霍家大宅,霍正希进屋,进了他哥的书房。

霍正年没抬头,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让他坐。

“什么事儿?”

“我在看你手里节目的收视率。第一二期差不多,最近三期收视有下滑的

迹象,你怎么看?”

“正常。节目都这个走向,你换个人来也一样。”

观众都贪新鲜感,刚开播收视肯定高,现在是平稳期,如果能保持这个收

视到常规赛结束,总决赛收视肯定会爆。

“你答应过我,不破六就回美国去。”

“我没答应过你任何事情。”霍正希双手抱胸,坐姿很随意。

霍正年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想反悔?”

“是你想诈我。我说过会破六,但破不破在我,以后去哪儿也在我,我从

来没答应过你任何事情。”

“你小子,挺厉害。”

“彼此彼此。不过你放心,收视率我会给你破的。”

说完他把架起的脚一收,起身要走。

“等等正希。”

“还有什么事儿?”

“今天的报道怎么回事儿?”

“没什么,节目需要。”

“你让人发的?”

“不行吗?”

霍正希蹙眉:“当然可以,不过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做。我还以为你这人挺

规矩。”

“什么是规矩。娱乐圈关注度就是规矩,其他都是手段。你还指望我什么

都不做,就凭那几个人唱唱跳跳,就把收视率拱上去。做梦呢。”

他连自己的颜值都牺牲了,炒作一下又怎么样。

这个世界本如此,永远不出格,未必有好结果。这是颜色教会他的道理。

霍正年对这个弟弟没法子,想了想只能提醒他:“注意点,别惹一身骚。”

“知道。”

说完霍正希拉开门,大步离开。

司机送他回家,到楼下一看表,十一点都多了。刚下车后面也有辆车跟上

来,停在了旁边。

沈婷跳下车来,扶着有点醉意的颜色下车。

“慢点儿,别摔了。哎呀,霍导也刚回来。”

“嗯。她怎么了?”

“练完歌一起吃东西,她喝了点酒。”

“多少?”

“也没多少,就两杯啤酒,人就醉得不成样子了。”

沈婷扶着颜色有点吃力,很自然地就向霍正希求助。对方伸出手,跟拎鸡

崽似的把颜色架怀里,直接往楼厅走。

后面跟着拿包的沈婷,有点忙乱。

电梯里颜色跟个木头桩子似的靠在霍正希身上,嘴里还嘀嘀咕咕,不知在

说些什么。沈婷简直没眼看。

果然以前谈过恋爱,就是不一样。

霍正希自己也喝了酒,但味道不浓。这会儿颜色一张嘴,酒气喷得他满脸

都是,他不由皱眉。

不会喝就别喝。

一喝多就话多,跟从前一样。他忍着呼吸凑近了听,发现居然是在骂自己。

也是好笑。

第二天颜色醒过来头疼得要命,问起沈婷昨晚的情形,对方绘声绘色描述

了一番。

“霍导真男人,你那么沉。”

“我没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吧?”

“不知道,好像有说话,但我没听清。你整个人靠他身上,我离得比较远。”

颜色无语。这还是她的执行经纪吗,放任别的男人吃她豆腐也不管,太不

讲义气。

出门的时候她还小心翼翼看了对门一眼,结果接下来的几天一直没碰到

人。两人都是早出晚归,彼此都忙。

一直到周五彩排才见上面。

颜色的脚一直不好,彩排也是被人扶上去的。她坐在椅子里唱着某港台男

歌手的经曲情歌,人有些疲倦。

她这一场身体不好,激烈的歌唱不了,只能求稳。

这歌群众基础高,难度也有,如果抽签靠后,过关的机率很高。毕竟上一

场她得票率高,这一场只要发挥正常,就不会被淘汰。

可她唱起来总觉得不得劲儿。

退而求其次的选择,总是不够完美。

霍正希今天没来听彩排,一直到她唱完去后台,两人才碰上。

对方问她脚怎么样,颜色礼貌地笑笑,说没事儿。

她这态度,霍正希一下子就察觉到了。

“怎么了?”

“没什么,挺好的。”

她不敢看对方的眼神,怕被看穿。

怎么可能没什么呢。这两天关于霍正希跟冯璐的新闻炒得沸沸扬扬,是个

人都看到了。

沈婷每天都在她耳边唠叨这个事儿,她想忘记都不行。这让颜色很难受。

一直以来她都不大愿意往那方面想。

在她心里,霍正希还是当年的模样。高傲正气的少年,纯得跟新鲜无添加

的牛奶似的。什么炒作什么绯闻,都跟他绝缘。

但她现在不得不承认,只要踏进了娱乐圈这个大染缸,这种事情就躲不掉。

她没立场管,只想装不知道,可这个愿意也很难实现。

她看着霍正希:“能让我过去了吗,霍导?”

沈婷还扶着她,感觉到了两人之间汹涌的暗潮,默默低头装没听见。

一直到上了公司的车,她才小声问颜色:“你刚才怎么了?”

“没事儿啊。”

“我怎么觉得你在跟霍导生气。”

“怎么会,他可是总导演,我怎么会跟他生气。我哪有这个资格。”

沈婷愈发觉得不对,可颜色不肯说她也没办法,只能当什么也没发生。

周六抽签一切顺利。颜色运气不错,抽到了后半场。每轮比赛的第二场不

需要组队,综合前一场的得票率最后两名PK。白霜她们都觉得,颜色这次是稳了。

“傻人有傻福。”

颜色坐在自己的休息室里打游戏,一言不发。

屋里气压有点低,白霜扯着沈婷小声问:“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啊,前两天就心情不好,昨天碰到霍导还差点吵起来。是不是亲

戚来了身体不舒服?”

白霜也无解。

六点多吃晚饭,颜色一个人捧着饭盒坐得远远的,跟谁都不亲近。

她这个样子,白霜不免有点担心。正要上前关心几句,外头有人敲门。

开门一看是霍正希。

“霍导怎么过来了?”

这会儿是他最忙的时候,怎么会上这儿来?

颜色听到这话抬起头,嘴里还咬着筷子。

她脸色不大好,霍正希心里叹息一声。走过去坐到旁边的单人沙发里,语

气平静道:“你那首歌不能唱了。”

休息室里安静得不行,没有人说话。

片刻后,霍正希又道:“出了点问题,这首歌不能播。”

“那我应该唱什么?”

“换一首。”

颜色冷笑:“你知道现在几点吗?还有两个小时比赛就开始了,你让我现

在换歌?霍正希,你开什么玩笑。”

沈婷和白霜从没见过这样的颜色,面面相觑。

白霜想去劝,颜色一抬手示意她别过去:“我跟他谈就行。”

“我没开玩笑。”霍正希抿唇,“这歌确实不能唱。如果你坚持要唱,我不

会让你上台。”

“这歌到底什么问题。霍正希,你存心的是吧。”

“你没看新闻吗?”

“没看,跟我有什么关系。”

旁边白霜和沈婷赶紧拿手机。

霍正希也掏出手机点开了给颜色看。颜色一把推开他的手:“我不想看什

么新闻,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针对我。”

“我没针对你,你最近对我很不满是不是?”

“没有,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你一向胆子大。”

“你是总导演,我就是个小歌手,我敢对你做什么?你看你现在一句话就

要换掉我的歌。两个小时,你让我上哪儿再找一首歌去唱?”

“还有两个小时,如果你愿意,乐队可以配合你彩排。否则,你就离开。”

“霍正希!”

颜色火了,从沙发里跳起来。用力过猛,牵动了脚踝的伤口。

“你还恨我当年甩了你是吧,耍这种手段!”

白霜和沈婷好想离开。

接下来的对话,她们似乎不方便再听了。霍正希站起身,看向白霜两人。

“不好意思,能不能让我跟她单独谈谈?”

“可以可以,你们慢慢谈,我们先出去。”

两人逃也似的出了门。感觉再听下去,该被灭口了吧。

颜色弯下腰摸自己的脚踝,五官扭曲。她现在这个样子肯定很丑,当着霍

正希的面。

哼,丑得吓死他才好。

霍正希看她挤眉弄眼,知道她心里不痛快,蹲下身来查看她的伤。

“你生气归生气,别不拿自己的伤当回事儿。”

颜色听了有点高兴,面上还强撑着高冷。

“跟你没关系。”

虽然嘴硬,还是扶着对方的手调整了一下站姿。

霍正希一脸无奈地看着她,末了长长地叹口气。

“干嘛,我又不是要死……”

 
 

网友评论

共有O条评论
O位网友对记忆深处有颜色苏鎏发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