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阅读网:最优质的小说APP下载网站!! R1阅读网
首页 > 小说资讯 > 言情 > 赠他满腔爱恋第15章免费试读 主角叫陆云深颜欢的小说

赠他满腔爱恋第15章免费试读 主角叫陆云深颜欢的小说

2018-06-13 08:51:28出处:蓝鲸小说

手机浏览

《赠他满腔爱恋》又名《谁许情深负欢颜》是南音作者最新创作的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主角陆云深 颜欢的爱情故事。本文提供小说第15章试读:陆云深不相信颜欢真的死了,还说是刘局长配合颜欢在演戏,还拉住刘局长的衣领让他交出颜欢,而这时陆老爷子不知何时进了停尸房并且打了陆云深一巴掌...

>>>《赠他满腔爱恋》在线阅读<<<

《赠他满腔爱恋》第15章节选免费试读

 思索再三,他还是好心提醒道,“陆总,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虽然按照流程,您是需要看一下遗体,但从我个人角度,我建议您还是别看了。”

“拉开。”陆云深的声音很冷,比停尸房的冷气还冷。

刺啦刺啦

拉链缓缓拉开,从女人的头发,到女人的额头,再到女人的下巴,陆云深定在那,脚下如同生根,一股闷痛,如同毒液,缓缓传遍四肢百骸,就连呼吸都不自觉地加重。

他就这么站着,静静地站着,突然,陆云深笑了,先是轻笑,紧接着朗笑,再然后,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

“陆陆总”听见这样的如疯子般的笑声,刘局都有些怂,陆云深出了名的冷,很少笑,他一旦笑,就是有人要遭殃。

“不是,果真不是颜欢那个女人,她那么一个爱美的女人,又怎么会让自己丑陋肮脏成这样?”

“那,那个陆总,遗体发现的时候已经隔了一个星期了,天气热,有很多老鼠”

“那个女人给你多少钱,让你演这场戏?”陆云深转头,双眼猩红,目光狠厉,下一秒径自掐住刘局的脖子,居然瞬间将他从地上拧起来。

“局长!”

旁边的小警察们惊呆,本能就掏出枪指着陆云深的头。

“放开我们局长!立刻!”

五六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男人,可他就像是不知道一样,越掐越紧,双眼死死地盯着刘局,语音嘶哑而又哀恸。

“说!那个女人在哪里!”

刘局被他掐的脸色泛紫,下身失禁,命都快没了,哪里发的出任何声音,双眼翻白就要断气。

咔哒咔哒咔哒!

子弹上膛的声音,“陆先生,你再不放开我们局长,我就开枪了!”

陆云深嘴角幽深,唇角的笑宛若地狱的魔鬼,“死都不肯说是么,好”

啪!

陆老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进的停尸房,一巴掌甩在陆云深脸上,力道之大,瞬间让陆云深的嘴角渗出血迹。

而刘局跌坐在地上,脸色惨白,猛力咳嗽,紧接着立刻被几个如临大敌的警察带离停尸房,仅余秦老爷子和陆云深两人对峙,秦老爷子恨铁不成钢地怒斥。

“不过死了一个女人,你看看你这方寸大乱的样子!简直丢尽我们陆家脸面!”

陆云深右手握拳,擦净唇边的血,“爷爷,您说错了,她没有死。”

“云深!”秦老爷子是又气又心疼,“你别忘了当初你想娶的是颜晓柔,不是颜欢!她现在死了,你不是正好得偿所愿?”

陆云深面不改色,语气仍旧漠然,“我说了,她没有死。”

“你!”秦老爷子气的肝颤,闭上眼睛按着眉心控制情绪,可等他再睁眼的时候,回答他的,只有汽车油门轰出的声音陆云深坐在车上,整个胸腔都在燃烧。

什么玩意?一个小小的公安局长居然敢骗他?胆子他妈的包了天了!

认尸?

那个女人会舍得死?

陆云深冷笑着,愤怒着,却控制不住浑身颤抖,整张脸阴沉地可怕。

他就像是疯了一样狂飙到家,砰地打开家门。

阳光自巨大的落地窗照进客厅,明亮而又干净,那个女人喜欢阳光,所以整个客厅都被能照到光,他只要回家,女人总会满脸笑容地迎上来,那笑容,比阳光还要耀眼。

可今天,没有。

客厅很干净,空气很清新,可太干净了,干净的见不到那个碍眼的女人,可太清新了,清新到闻不到那个女人的气息。

一丁点都没有。

第16章 送你一个礼物

蓦然的,陆云深脑子里闪过那句决绝的的话。

想我离婚,除非我死。

死?他没允许,她怎么能死?

陆云深心底不停地冒着岩浆,一点点蚕食自己的脑子、心脏、四肢百骸,最后只剩下一片灰烬。

绝望的灰烬。

颜欢,你喜欢玩游戏,那他就陪着玩。

他拿出手机,对着电话那端冷酷地下令,“一个星期之内,收购颜氏。”

“啊?”电话那端的秘书一愣,脱口而出,“陆总,颜氏年报很好,股价看涨,现在收购云氏,我们需要付出远超市场价的资金。”

“还要我再重复一遍?”陆云深的声音比刚才更冷,吓的秘书的手机差点滑掉,立刻应允。

“不,不是一个星期,三天之内我就要看到收购结果!”

说完径自挂断电话。

秘书内心哀嚎,三天,三天内完成收购,云氏又不是什么小公司,三天时间弄垮收购,完全就是不计成本的野蛮做法!

陆总是不是疯了!

秘书跟着陆云深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陆云深对任何一件事情上心,陆总,到底是怎么了?

股权收购进行的第二天,颜欢的双胞胎亲弟颜虞就上了云氏。

“陆云深,你到底想干什么!”颜虞满脸冷沉,皱眉看着在大班椅上端坐的男人,俊眉拧成一片。

“她在哪里?”陆云深眉目冷漠,丝毫不将颜虞脸上的怒气放在眼里,冷厉地问。

“谁?”

“颜欢。”

“我不知道。”颜虞莫名其妙,“你别跟我说你收购云氏就是为了颜欢!”

“异卵双胞胎也会有感应的吧,告诉我,她在哪?”陆云深没有回答颜虞的话,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脸,执着地问。

“不知道!”颜虞大怒,“陆云深,晓柔姐在医院等着你,你却在这里无所顾忌的收购云氏,难道你就不怕她会伤心吗?”

“晓柔姐?”陆云深死寂的脸终于有了一丝表情,看向颜虞的脸色却讳莫如深,“你的姐姐只有一个,那就是颜欢。”

颜虞陡然一震,半响才说,“那又怎么样?”

“你告诉她,别用诈死这种以退为进的拙劣手段,想要云氏安然无恙,就来见我。”

“你说,颜欢她死了?”颜虞满脸震惊,陡然变得激动起来,“在哪里,什么时候!”

陆云深像是看智障一样看着颜虞,唇角微勾,“我说了,是诈死。”

颜虞跟被雷劈了似的,脸色惨白,连追问都没有追问,跌跌撞撞地跑出办公室。

陆云深没功夫理会他,反正她很快就会见到那个女人,到时候,他一定好好‘惩罚’她。

他笑着,脸上露出一切尽在掌控的表情。

果然,第三天一大早,就在股权交接前的半小时,他在办公室,接到了陌生的电话。

颜欢的电话。

呵,颜家果真是你永远的软肋。

陆云深阴郁到底的心情终于在这一刻拨云见日,他就说,这个女人怎么舍得死,怎么会死呢?

“现在想求我了?”还没等电话那端开口,陆云深挑眉扬唇,语气是连自己都未察觉的雀跃。

“颜欢,谁给你的胆子骗我?你要诈死也得找个跟你相像的,那么丑的女人哪里像你了,你”

“陆先生,打断下。”

一道清冽冷漠的声音从陆云深身后传来,他浑身一僵,然后僵硬地转过身,就看见一个有着一双漂亮桃花眼的英俊男人放下手机,公事公办地对他说。

“云深,好久不见,我是颜欢的遗嘱律师,这份文件我需要亲手交到你手上。”

“纪遇白!是你!”

 

分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