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阅读网:最优质的小说APP下载网站!! R1阅读网
首页 > 小说资讯 > 言情 > 我眼中世界的你第八章在线阅读 舒童苏亦诚小说完整版阅读地址

我眼中世界的你第八章在线阅读 舒童苏亦诚小说完整版阅读地址

2018-07-06 10:21:21出处:掌中云

手机浏览

《我眼中世界的你》是林疏桐最新创作的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主角舒童 苏亦诚的爱情故事。本文提供小说试读:霍江城是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所以自然是有着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气势,而另一边安老太太的十八大寿正在准备开始,可是来参加大寿的舒童却遇到了麻烦。

>>>《我眼中世界的你》在线阅读<<<

《我眼中世界的你》节选免费试读

那个,从小跟他定有娃娃亲,却拼死不肯嫁给他的女人。这些年过去了,霍江城越发历练得稳重成熟。他有任何心事跟想法,根本从不会表现在脸上。

“先放这里。”默了片刻,霍江城曲指,在矮几上轻轻敲击了三下。

老穆笑着,将请柬搁下,识趣的离开。

老穆是霍家的老人了,是霍江城亲自选的管家。这别墅,是霍江城十八岁的时候买的,当时,老穆就在了。

对于这位霍二爷,老穆再是了解不过。二爷沉默寡言,轻易不喜欢闲杂人等在他跟前晃悠。而这种时候,又提到了安家,想必二爷是又想到了那位安小姐吧。

不,现在应该叫苏三太太了。

也不对,她现在也不是苏三太太了。老穆心中感慨一句,他想,这位二爷,或许心中此刻又在盘算着什么心思。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他想,这位二爷的心思极为深沉,他做的任何事情,都不是他一个老头子能够猜得到的。

等老穆离开后,霍江城才扯了领带,彻底放松下来。他一双长腿抻开,英俊的脸上,还含着严肃的表情。那双眼睛,透亮而又犀利,寒光一闪,像是一把锋利的剑。

~

安老太太的八十大寿,是在锦城的五星级酒店皇廷大酒店办的。

那一天,安家人将酒店整个包了下来。从下午三点钟开始,皇廷就人来人往,车流不息。男的西装革履,女的则是穿着各种夺人眼球的晚礼服,璀璨夺目,如耀眼的珍珠。

安舒童没有那种闲心打扮自己,下了班后,直接从报社过来的。

她穿着普通的衣裳,头发也只是随便梳理了下,素面朝天。坐公交车下班,又走了二十分钟到皇廷门口,酒店门口的人将她拦住了,不给进去。

“这位小姐,我想,你走错门了。”穿着黑色西装的年轻男人拦住安舒童,表情清冷严肃。

安舒童有气无力,都懒得解释。

站在门里面正接待客人的安木杉瞧见了,踩着恨天高笑着走过来。

“什么眼力劲?你知道她是谁吗,你也敢拦人。”安木杉先是装模作样将安保人员训斥了一番,之后,转身拉着安舒童说,“堂姐,你进来吧,奶奶等着你呢。”

“对不起安小姐,我不知道原来你是安家的人。”那安保人员连忙道歉,一脸恐慌。

安舒童望着他,勉强挤出笑说:“没关系,本来就是落魄千金,不怪你不认识。”说罢,她看了眼安木杉,“谢谢你了,木杉。”

安木杉脸上笑容有片刻僵硬,继而亲热挽着安舒童胳膊,姐妹情深地往里面去。

“奶奶,您看谁来了。”

此刻,老寿星身边,围了不少人。听到声音后,都朝安木杉这边看来。

老寿星看见了安舒童,淡淡笑了笑说:“来了就好,一会儿咱们一家子坐一张桌上吃饭。”老寿星就敷衍地应付了安舒童几句,忙又跟别人说话去了。

围在老人家身边的,都是安家一些穷亲戚。

平时过来蹭吃蹭喝,都是围着安舒童一阵夸赞。如今风水轮流转,那些个赞誉之词,都用在了安木杉身上。

安舒童也不在乎,她只是抱着自己的包。

包里面,有一张她跟苏亦诚的离婚证。她想,任由苏亦诚和安木杉再能巧言善辩,这离婚证上的日期,是假不了的吧?

“舒童,你来了?”安木杨坐着轮椅,自己手动转着轮椅,朝安舒童这边来。

安木杨长得很美,发黑如瀑,肤白如脂。一双眼睛,像是浸了溪水的黑色宝石,亮晶晶的。穿着素雅的白色长裙,美得好似是落入凡间的仙子般。

“姐。”安舒童走过去,站在她身边。

安木杨轻轻拉了拉她手:“开席还有会儿,舒童,我们挺久没见面了,去房间里说话吧。”

~

“我听妈妈说,你现在住在地下室?”进了酒店客房,安木杨望着安舒童,认真又严肃,“舒童,如果缺钱,你一定要说。就算……就算去求爸爸,又怎么样?他毕竟是你二叔,亲的。”

就算是亲的二叔,又如何?而且有些话,安舒童不好与安木杨说。

“我爸生前犯了错,我活该一无所有。姐,你别担心我,我接受得了。”安舒童抬手,将散落下来的头发别到耳根后面去,“其实我现在过得还好,那天二婶借了我二十万,我妈的医药费,暂时不必操心了。阿阳的学费书本费,我省吃俭用,还供得起。再说,我会摄影,除了报社的工作外,可以兼职。”

“算了,知道你怎么想的。”安木杨摇摇头,“其实我心里何尝不恨爸爸?可是我现在这个样子,我连恨的资格都没有。舒童,有时候,真的好羡慕你。至少,你再穷,再一无所有,但你是健康的。”

“姐,你别灰心。”安舒童半蹲下来,认真看着安木杨说,“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将来一定可以站起来走路,你千万别放弃。”

安木杨笑:“我现在这样,都不是一天两天了,再灰心,还能灰心成什么样?总之,我现在倒是担心你。你答应我,真的挺不下去了,一定找我。”

“我知道的。”安舒童笑着点头。

外面,薛蓉匆匆推门进来。

“你们姐俩,怎么还有闲心在这里聊天?楼下,来了不少客人。”薛蓉说着,绕到女儿后面去,推着说,“连霍二爷都来了,老太太今天这排场,真是热闹。”

“霍二爷也来了?”安木杨似有不信,她本能仰头去看安舒童。

薛蓉道:“来了,亲自过来的。”

“二婶,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安舒童有些怯,一提到霍江城,她就本能有些畏惧。

她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反正从小就怕他。

薛蓉也理解:“那你自己先休息会儿,等开席了,二婶给你电话。”

~

安舒童在房间呆了会儿,觉得无聊,出去转了一圈。她特地拎着一颗心,就怕撞见霍江城。

外面瞎转悠的时候没有看到人,等进了房间,却见一道熟悉的身影立在房间里,临窗而立。看到背影的那一瞬,安舒童脑袋瞬间嗡的下炸了,她本能反应就是,转身撒腿跑。

“站住!”冷沉却掷地有声的两个字。

安舒童没敢再多走一步,身子彻底僵住。

霍江城缓缓转过身子来,男人穿着件深蓝色的真丝衬衫,下面一条黑色西裤。上好的衣料裁剪的衣裳,包裹着黄金比例般的身材,再加上常年身居高位、要职养成的气魄,他比以前更叫人难以靠近。

似有一种无形压迫感,叫安舒童连喘气都不敢用力,生怕一个错,叫他罚。

“怎、怎么了?”安舒童低着头,他进一步,她则本能退一步。

直到退无可退了,她背抵着门。他没有靠得太近,就立在离她一米远的地方,苍松般高大身子立在她跟前。

霍江城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不是应该早在八年前,就不再管她的吗?当年她给他的那一巴掌,真是又响又脆。他完全没有想到,她竟然会那么讨厌他、那么恨他。

他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叫她那样厌恶……

她中暑生病住院,他守在她床边,守着他心爱的女孩,守着他未来的妻子。可她迷迷糊糊的时候说的最多的是什么?

她说她喜欢别的男孩子,她就想跟苏家那小子在一起。

直到今天,此时此刻,那天医院病房的情景,他都记得一清二楚。他不是个爱记仇的人,风花雪月的感情,也没有那么在乎。但是在很多个深夜,抓心挠肺的,总是会想起当年那个小女孩儿。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习惯。

是不是早在很久前,他就已经将她视为自己人了。

因为早已视为自己人,所以她的背叛,才会让他意外又痛心。

霍江城微垂头,目光炙热,犀利。

安舒童只感觉头顶两团火,烧得她面红耳赤。她怕他,真的怕,打心眼里畏惧。

外面有人敲门,是薛蓉,安舒童松了口气。

“舒童,你在房间干什么呢?晚席开始了,快出来。”

“二婶,我马上就来。”安舒童重重松了口气,这才敢抬头看向跟前的男人,却也只是看了眼,眼神就飘向别处去,“那个……霍二爷,我要出去了。”

一句冷静的“霍二爷”,将霍江城拉回了现实。

他比她还要冷静,点点头,也没有说话。

~

楼下偌大的大厅里,满满摆了不下一百桌。主持寿宴的司仪,有四个,两男两女,已经站在前面高台上开始说话了。

来给老人家拜大寿,除了礼金外,身份体面的人,一一都准备了寿礼。有钱人出手就是大方,都是稀罕物。司仪报了各个老板献上来的寿礼,旁边一个红桌子边,有人在做登记。

看到安舒童,安木杉冲台上司仪使个眼色,那司仪识趣地看向安舒童问:“安二小姐,今天老太太大寿,你作为安家的孙女,备了什么礼物?”

司仪话音才落,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朝安舒童这边投落过来。

安舒童左右望了望,她心里也明白,让她当众出丑难堪,这肯定是安木杉的意思。

见安舒童不答话,那司仪继续挑火道:“我险些忘记了,舒童小姐已经不再是昔日的安氏千金了。安氏前任董事长、也就是舒童小姐的父亲,早已经败光了所有家业。安氏如今能够依旧繁华,完全是安振业先生的功劳。舒童小姐现在……可谓是一无所有啊。若不是苏家帮衬,恐怕还在被讨债的追债呢。”

又说:“提到苏家,不得不说,苏家对舒童小姐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苏三少跟舒童小姐明明早早就离婚了,却为了不影响舒童小姐的心情,硬是撑着不对外公布。险些害得……”她望了眼安木杉,“险些叫安小姐背负一个不该有的骂名,好在一切都说清楚了,好人也得了好报,真是皆大欢喜。”

司仪话说得认真中肯,说完后,整个大厅想起雷鸣般的掌声。

“我有礼物要送。”等掌声止了,安舒童这才大声回了一句。

之后大步跑上台去,一把夺过司仪手上的话筒来。

分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