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阅读网:最优质的小说APP下载网站!! R1阅读网
首页 > 小说资讯 > 言情 > 我眼中世界的你第九章在线阅读 舒童苏亦诚小说完整版阅读地址

我眼中世界的你第九章在线阅读 舒童苏亦诚小说完整版阅读地址

2018-07-06 10:21:21出处:掌中云

手机浏览

《我眼中世界的你》是林疏桐最新创作的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主角舒童 苏亦诚的爱情故事。本文提供小说试读:舒童因为自己的母亲被安木杉辱骂而十分生气,因此在现场和安木杉对峙了起来,面对着那些对她出口嘲讽的人她则是给了有力的还击,可是内心还是被刺痛了。

>>>《我眼中世界的你》在线阅读<<<

《我眼中世界的你》节选免费试读

她有些慌张,不由得朝安木杉那边望去。

安木杉也怕安舒童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暗中悄悄给司仪使了个眼色。司仪会意,得了指示,这才继续淡定下来。

“舒童小姐,好歹你也是娇养着长大的,难道,就不知道什么是教养吗?”司仪背有靠山,损人的话,说起来一点顾忌都没有,“至少,别人没有叫你上台的时候,你就得好好在下面呆着吧?你从小,受到的就是这种家教吗?呵~都说舒雅女士是书香门第出身,舒家祖上,还是皇亲国戚呢,教出来的女儿,就这等素质,也是叫人大跌眼镜。”

“你又算什么东西?我再不好,身上流着的,也是安家的血。我如果没有教养,安家三个女儿,就都是没有教养的。”

“你看不起安家的女孩子也就算了,怎么,是连我家老太太都不放在眼里吗?”安舒童可以接受别人诋毁、甚至辱骂她,但是绝对不允许别人说她母亲一个字的不好,刚刚若不是顾全大局,任她再冷静再有教养,这一巴掌,也得甩下去了。

安舒童三两句话,就叫那司仪慌了手脚,自乱了分寸。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乱说。”司仪接不上话,脸白了些。

安舒童轻哼:“是吗?那你明明知道我是安家千金,为何刚刚却那样对我说话呢?还是说,我父亲如今不是安氏董事长,我就活该被人指着鼻子骂?再怎么说,现在的董事长,也是我的亲二叔。不看僧面看佛面,你背后靠山到底是谁?不将安老太太放在眼里,也不将整个安氏放在眼里。”

“我……我没有。”

安舒童道:“既然没有,还不快滚开?我给奶奶贺寿,你也想阻止吗?”

“不是,安小姐,我只是……”司仪再巧言善辩,但这种场合被人踩了七寸,也是吓得不轻。

安舒童不给她再回嘴的机会,直接望着坐在第一排的安老太太道:“今天您老人家大寿,孙女在这祝您身体安康,福寿延绵。”

老太太道:“行了,你能有这个心,我也满足了。差不多,就下来吧,人家还有人家的事情要做。”

“我还有一件事情要说。”安舒童既然来了,她的目的就必须达到。

今天安氏老寿星做寿,安振业为了场面,也请了不少媒体来。如果她在这个时候揭穿安木杉跟苏亦诚的谎言,她想,他们两个,算是再难翻身了吧。

至少,出轨渣男跟恶毒小三的名号,得给坐实了。

安舒童没有卖关子,也没有兜圈子,直接从包里掏出那张离婚证来。安木杉见状,脚下一个不稳,已经心急地上了台去。

“今天是奶奶大寿,你闹什么事情?”安木杉背对着众人,一脸恶毒相盯着安舒童,目光凶狠歹毒,“堂姐,你怎么这么不孝顺。奶奶年纪大了,可经不起打击。”

“你怕什么?”安舒童丝毫没有畏惧,“是怕我揭露你的真面目吗?”

“少拿老人家当挡箭牌,你要是身正,影子怎么会斜?”安舒童冷冷睇了她一眼,举起手上的离婚证来,“我跟苏亦诚,不过才离婚几天,是他先出轨,我才离的婚。他是过错方,我不是。”

“他出轨,我可以忍受。左右这个男人就这副德行了,我不稀罕。但是,我绝对不允许有人往我身上泼脏水。”

“呵~一个出轨渣男,一个插足自己姐姐家庭的小三,什么时候成了正义和善良的化身了?如果这样的事实都可以颠倒的话,这天下,还有什么正义可言?”

“我知道,我爸爸死了,我现在无依无靠。我今天站在这里说这些,说不定就得罪了哪些人。但是我不怕,因为我相信,诸位媒体朋友的眼睛是雪亮的。我妈妈现在还在住院,医生说,目前情况良好。我弟弟上高三了,在学校,也是重点培养的尖子生。我得罪了人,我不怕,再有什么招数,冲着我来就好。”

“如果我的母亲跟弟弟出了什么事情,就绝对是恶意的报复。”

安舒童此言一出,媒体炸开了锅。

“舒童小姐,你的意思是说,苏三少爷跟安小姐会对您的亲人动手?”记者一窝蜂涌到安舒童跟前,伸长了手,将话筒递到她嘴边。

“我没这个意思,我也希望某些人不要有这样的意思。”安舒童淡定。

“舒童小姐,关于您跟苏三少的事情,可以跟我们说说吗?您说您跟三少是才离婚不久,那之前那份报纸上所写的,就是假的了?可是那份晨报上的内容,不是您亲自执笔写的吗?难道,京华日报作假?”

安舒童说:“内容不是我写的,至于怎么回事,我不清楚。”

“这么说,苏三少的确是婚内出轨,安小姐也的确是勾引了自己姐夫。不但如此,为了掩饰自己的丑陋行径,他们还串通京华日报?这可真是天大的新闻,京华日报乱写,扭曲事实,简直是新闻界的耻辱。”

从对苏亦诚和安木杉的不耻,到对京华日报的声讨,整个好好的寿宴,也变了味道。

场面一时间有些混乱,连安振业叫来的安保人员,都控制不住。

安木杉还想辩解,但见形势早已不对劲,她怕被媒体的镜头拍,匆匆跑下了台去。那边,苏亦诚坐在人群中,身子纹丝不动。他儒雅清俊的脸上,一派平静,目光深深,叫人看不懂他此刻的心思。

苏亦忠觉得自己实在丢不起这个人,冷冷剜了自己三弟一眼,起身甩手大步离开了。

苏亦忠起身的动作,无端吸引了不少记者。记者跑着围到苏家这张桌子来,苏亦忠连走都走不了。

“苏总,这件事情,请问您是怎么看的?”话筒递到苏亦忠唇边。

“这是我们的家事,不便向外人透露,抱歉。”说罢,他拂开拦住自己的人,大步往外面去。

有记者追着跟过去,也有记者留了下来,问苏亦诚:“苏三少,请问,您的确是婚内出轨吗?舒童小姐刚刚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还有,舒童小姐这样做,坏了您的好事,您真的会对她母亲跟弟弟下手吗?”

“苏三少,您跟舒童小姐离婚,是因为安氏前董事长的原因吗?”

“三少,您跟舒童小姐结婚六年了,也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感情应该很深厚才对。还是说,因为舒童小姐没有能够给您生个一儿半女,您就选择了出轨。”

苏亦诚有些不耐烦应付这些,他站起身子来,目光在人群中来回缓缓转了圈。

等安振业控制住场面后,已经是将近半个小时之后了。

安振业临时打电话,又喊了不少安保人员来。场面暂时控制住了,安振业一脸铁青走上台去。

“家门不幸!真是家门不幸啊!我们安家,在锦城,怎么说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竟然出了这么个不孝儿孙。”安振业护犊子,这种时候,自然会替自己亲生女儿安木杉解围,而将话题朝安舒童甩去,“舒童,你明明知道今天是你奶奶大寿,也知道会有很多媒体记者过来,为什么要捣乱?”

“老人家平时,就白疼你了?你自己谎言连篇,却搞得老人家好好一个寿宴就这样成了笑话……”

“你还有脸提你父亲?要不是你父亲,我们安家能遭受如此重创吗?亏得苏家相救,也亏苏三少对你不离不弃。你不懂感恩,反倒是反咬一口。”

安振业声情并茂,说得义正言辞,好似他的女儿蒙受了多少屈辱。

“农夫与蛇的故事,大家听说过吗?我这个侄女,真是一条毒蛇啊。她自己就是新闻媒体人,知道怎么煽动群众情绪,大家千万别叫她给骗了。”

说罢,安振业看向老太太,老太太也气呼呼道:“我们安家,就没有她这样一个孙女,她根本不配姓安。她的父亲,也是安家的罪人,吸毒败家产,安家险些叫他们父女害惨了。”

又朝站在一边,已经哭得眼睛都肿了的安木杉招手。

“在我心里,木杉才是我的孙女。她善良又孝顺,还特别坚强,她是断然不会做出那种不要脸的事情来的。你们难道,连我一个半截身子进入棺材的老人都不信?却偏偏信一个心肠歹毒的女孩子的话?”

安振华惹上毒瘾,其实败家产倒是小事。媒体关注的,是其造成的非常严重的社会危害。

本来都过去大半年了,事情也渐渐平息掉。现在在媒体跟前再次被提起,于安舒童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安舒童立在人群中,望着高高立在台上的那两个熟悉又陌生的人,她没有难过,反而笑了。

一直立在二楼某处冷眼看热闹的霍江城,见时机差不多了,冲身边管家老穆轻轻颔首。老穆会意,这才下楼去救场。

“我们家二爷给老寿星贺寿,这是亲自送来的礼物。”说罢,老穆亲自揭开盖子,露出里面的一只玉碗来,“清末慈禧太后曾用过的,前些日子,我家二爷拍卖会上拍来的。说是当年舒家的传家之宝,安大太太从娘家带来的嫁妆,之后,又转送给了曾经的苏三太太……哦,也就是舒童小姐。”

“二爷说了,君子不夺人所好。现在,借着这个机会,物归原主。”

物归原主,又归的是哪个主?

分享:

相关推荐